<sup id="oawey"></sup>
<rt id="oawey"></rt><rt id="oawey"></rt><acronym id="oawey"><optgroup id="oawey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awey"><small id="oawey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awey"><center id="oawey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awey"><optgroup id="oawey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oawey"></acronym>
分享到:

《夢華錄》借男女真情禮贊的卻是特權美學

《夢華錄》借男女真情禮贊的卻是特權美學

2022年06月24日 02:24 來源:北京青年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“行事不似平民世俗女子,原來是官宦之后。”

  《夢華錄》火了,《夢華錄》好在哪?

  有人說它傳達了“宋韻”,但劇中濃妝艷抹、富貴逼人,與宋代孤芳自賞、寧靜致遠的美學精神絕非同道;有人說演員是“盛世美顏”,但劉亦菲的其他影視作品并未取得同樣的熱度;有人說畫面精致細膩,但把電視劇當電影拍已非一日;有人說劇情合理,但孫三娘(柳巖飾)投水自殺,漂速之快,竟追上幾天前出發的貨船,堪稱人間魚雷……

  其實,《夢華錄》的成功密碼就藏在本文開頭引用的那句臺詞中,它完美地傳達了“特權美學”,正是通過販賣“特權的生活方式”,才贏來一片喝彩聲。

  “觀眾緣”來自“特權感”的豪橫

  “特權美學”建立在“差序結構”的社會基礎之上。

  中國有數千年農耕傳統,形成了獨特的社會形態,著名學者費孝通先生用“水波紋”來比喻它,即以自“己”或自“家”為中心,一層一層地,像一塊石頭打到池塘里的水波紋一般,由近及遠、由深至淺地向外推出去。這種“差序結構”與現代社會“捆柴式”的“團體結構”迥異。

  “差序結構”體現在“差”和“序”兩方面。

  “差”即對不同人給予不同待遇。

  “序”即待遇分配以皇權為中心,誰權力大,誰就自動靠近中心。

  “差序結構”塑造了我們的民族心理,包括審美心理,由此形成了“特權美學”:

  其一,人物眾多,場面宏大。比如古典小說,《三國演義》出場人物多達1191人,《水滸傳》676人,《紅樓夢》983人,《金瓶梅》850多人……其中大多數人物僅被提及,甚至沒名字,但這種“蜂擁感”最能契合“差序結構”在我們心中的投影。

  其二,沒有普遍公義,只有為親殺疏、為尊殺卑:強者天然有侮辱他人人格、違法亂紀之權。

  其三,對純潔的偏好:經驗越狹窄就越完美,懂得太多,立失美感。“特權美學”只要壟斷,絕不肯共享。

  其四,只談感性,蔑視理性,“感動觀眾”成了尺度,不再是思考人生的路徑。

  “差序結構”與“特權美學”互為因果、互相支撐。

  “差序結構”以微殖民的方式接管人們的感受,寫小說、拍電視劇不只是美學體驗,還是對權力的體驗——在自己說了算的宇宙中,任性安排他人命運。誰能讀出其中的“爽感”,誰就是知音。于是,讀小說、看電視劇是為了體驗現實生活中體會不到的那種恣肆,這為《夢華錄》準備好了廣闊市場。

  就像網絡歌曲《等咱有了錢》中唱的那樣:“直升飛機買兩架,一架掛著另一架;上市公司開兩家,一家擠垮另一家。”只有豪橫,才能把“有錢感”具體化,《夢華錄》每個細節都有漏洞,但它做對了一點:同樣將“有權感”具體化了——美女、冒險、金錢、純愛、當官……自然會有觀眾緣。

  趙盼兒真是獨立女性嗎

  不否認,《夢華錄》確實也有一些女性自強的內容,但與“特權美學”相比,只是佐料。

  以女主角趙盼兒為例,頗有現代氣息,她拒絕當歐陽旭的妾,顯然是在致敬《簡·愛》,但簡·愛相貌平凡貧窮,趙盼兒則是高顏值大款。孫三娘、宋引章則只為凸顯主角而存在,她們一個曾嫁為人婦,一個曾誤入歧途,違背了“特權美學”的標準——純潔。

  所以,孫三娘必須和呆頭呆腦的杜夫子結合,以完成《夢華錄》設定的搞笑使命,而宋引章將繼續揮灑“招渣體質”,以凸顯趙盼兒道路的正確。趙盼兒和男主角的“雙潔”設定原本就刻在劇中的人物邏輯中——有人為此感到惡心,還有無數人因此心曠神怡、爽到極處。

  但趙盼兒至少兩點露出馬腳:

  首先,為了物質利益,趙盼兒有狠毒的一面。

  救宋引章時,她想的不是盡快脫身,而是不能便宜了周舍,必奪其全部家財。計謀老辣、狠毒,專攻人性弱點,可一轉臉,趙盼兒又在男主面前大秀清純,用反復洗手表達對墮落的厭惡。即使在個體未覺醒時代,關漢卿也沒好意思這么寫。

  其次,依賴型人格。

  趙盼兒的妙計屢屢落空,屢屢給主角顧千帆及時出手的機會,由此帶來悖論:趙盼兒號稱獨立,可一到關鍵時刻,總靠男性拯救,而這些“關鍵時刻”多是她一手制造。

  露出馬腳,因為“差序結構”自帶的BUG:在差序中,男性必須高于女性,當“愛”被異化成“敬佩”時,趙盼兒如果不是一再碰釘子,感情戲簡直無法展開。

  差序結構籠罩的人們,希望看到一個從冒犯到相愛的過程,以爭吵、誤會為開始,在被困與拯救中結下友誼,最終突破限制,成為彼此專屬——愛就是高手對低手的降伏與戰勝。

  在“特權美學”眼中,女性的美麗、勇氣、智慧只在被毀壞時才有價值。這就可以理解,為何《夢華錄》要在縣令判棍責趙盼兒時,刻意用慢鏡特寫,抒情地呈現她無助的表情,因為那種“美”能撓到觀眾的癢處——讓他們覺得自己即將出場。

  兩個精神殘疾者的偽愛情

  顯然,《夢華錄》中的趙盼兒更像個勛章,誰配戴上這個勛章呢?當然是“活閻羅”顧千帆。

  顧千帆是典型的“特權美學”造物。他異常殘忍,一報綽號就能嚇暈囚犯,對趙盼兒卻溫柔體貼;他殺人如麻,唯獨不肯傷害趙盼兒;他性格冷漠,對家人對下屬少有好臉,可對趙盼兒,卻春風蕩漾;他為人多疑,偏偏從不懷疑趙盼兒……趙盼兒為何如此“例外”?為何能讓顧千帆偏離性格邏輯的軌道?

  因為趙盼兒被簡化成男性成功的標志。顧千帆的一系列反常行為,包括為趙盼兒違反原則、殺人、協同欺騙等,其實是特權輸送。

  趙盼兒因顧千帆是“好人”,給了他兇殘、冷酷、暴力的特權,顧千帆因趙盼兒是“尤物”,給了她欺騙、冒失的特權。總之,顧千帆可以殺比他“等級更低”的人,趙盼兒不會道德譴責;趙盼兒也可以騙“壞人”,顧千帆也不會對她道德譴責。

  從現代眼光看,趙盼兒、顧千帆均有精神殘疾。

  趙盼兒一開始厭惡顧千帆的霸道,對皇城司這樣的特務機構不滿,可只要顧千帆無條件無原則幫助自己,她也愿意放棄自我,按市儈邏輯而感動,并假裝真的愛上了他。

  趙盼兒、顧千帆的所謂愛情中有太多特權交易,把殘暴當成英雄氣概,把陰謀當成智慧。而隨著正義、道德、自我等議題的消退,《夢華錄》不得不又回到“朝廷兩派爭權奪利,人人都是陰謀家”的老套路中,成了移植到宋朝的“東廠戲”。

  不應美化苦難時代

  拒絕深入人的精神世界,只好執著于表面。可越依賴顏值和布景,就越落入“特權美學”的窠臼中。

  顧千帆所在的皇城司(原名武德司)是特務機構,宋太祖“開基之始,人心未安,恐有大奸陰謀無狀,所以躬自選擇左右親信之人,使之周流民間,密行伺察”,與唐代的金吾衛、神策軍比,它更專業,開秘密警察之先河。

  皇城司常“潛邏卒聽市道之人謗議者,執而刑之”,“探事人如此察探京城民間事,事無巨細,皆達圣聰”。宋仁宗號稱賢君,卻因京城流傳《側金盞》一曲,看不懂其中意思,便“皇城司中官以為不詳,有歌者輒收之”。

  忌憚皇城司的淫威,范仲淹被貶時,來送別的親友都不敢說話,只有王質“獨留數夕,抵掌極論天下利弊”,朋友警告說,有人偷聽。王質大笑說,我們講的都是治國之道,密報上去,是國家之福。

  連宰相王旦與人夜飲,第二天宋真宗(即《夢華錄》中皇帝的原型)卻話中有話說:你們昨天喝得不錯,群臣和睦,我很高興。聞者無不悚然。

  宋真宗時期,京城百姓略有怨言,即被下獄,《夢華錄》將這樣的苦難時代說成“全民文青”,將千夫所指的皇城司鷹犬描繪成至情至性的英雄,說明創作者們內心深處尚未擺脫對特權的向往。

  現代人格的基礎是自我醒覺,對于傳統,應有一份清醒的批評意識。擺脫“差序結構”,走向法治精神,要從排除“差序結構”對我們精神的扭曲、感覺的扭曲、審美的扭曲做起。影視應與人類的道德敏感相關,應與自我相關,沉浸于“特權美學”的“爽感”,其行不遠。

  作者:陳建新

【編輯:劉越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2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福建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